ariestaurusgeminicancerleovirgolibrascorpiosagcapaquariuspisces
home
如何看這個網
2002總運向
Ma-Li Ma-Li每月運向
神婆星座排行榜
神婆魔法靈咒
神童學堂
神婆星話一句句
神婆拉你做個媒
神童問卜占星事
神童投票排行榜
絕對私有篇
News
神婆靈丹洞
踢神童入會
名人口中的神婆
有關神婆家族
請給神婆多一點神話
神婆寶寶聊天室
 


假期來臨的時候,君齊夫婦孩子至上,打算把囡囡帶到日本迪士尼樂園觀光。安安接到通知,不動聲色,在一家三口收拾行李的當兒,摸上門來。

穿著一件飄飄逸逸的寬身上衣,下身仍然是標緻的牛仔褲,昂首闊步,趾高氣揚,一進門便把一個信封扔在客廳中央的茶几上:

「醫生的報告剛出來──馬君齊,恭喜你,你又要再做爸爸了!」

君齊的耳朵「轟」的一聲,整個人呆住。芳妮迅速呼喚褓姆把囡囡帶進房間,然後轉過頭來對牢丈夫,目光之中閃過千迴百轉,語音卻刻意平靜:

「這裡是甚麼地方,怎容得街上隨便衝一個瘋婆子進來撒野?有我在的一天,這裡還沒有你們隨意撒開手來談判講數的餘地。」

安安站於一旁,交叉雙臂,一言一語似刀鋒般尖利:

「有人的臉皮子好厚!人家的心都變了,還賴死不走,夜夜同床異夢,不知有甚麼意思?」

芳妮聽而不聞,一雙眼睛只瞧君齊直看,對於第三者的全力挑釁,只擺出一副不痛不癢的表情,「我不把妳放在眼內」的姿態逼人而來,恨得存心找碴而來的女郎牙癢癢。

安安決定把行動升級,一把跳到芳妮的面前:

「妳是聾是盲,還是天性犯賤?縛不住男人的心,何必死纏爛打!我和他連孩子都有了,可見不是逢場作興的局面!咬住不放,有何好處?妳這個人,是可憐還是可悲?一點兒的自尊也沒有,一點兒的顏面也不顧!」

芳妮內心顫抖,卻堅持面不改容,她只簡略而直接地對君齊說:

「三十秒鐘之內給我清場,否則我不客氣。」

君齊得令,如夢初醒,硬拉了安安,覓路而逃。

冷笑聲一連串地打安安的鼻孔子送出,君齊捺不住抱怨一句:

「安安,妳是不是瘋了?」

安安雙目閃出尖銳的晶光:

「我瘋?嘿嘿!我是你孩子的母親,瘋媽生瘋子,你嘴裡就不懂得放乾淨點?」

君齊頭痛,雙手覆額:

「安安,妳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些甚麼?」

愛情至上的年輕女郎只理直氣壯:

「我們是感情上的合夥人,對嗎?一方有解決不來的困難,另一方出手相助,是天下間最自然不過的事情。」

君齊呻吟:

「那麼,囡囡……」唉,面前一個,已經難以應付,家中還有兩個女的,此刻已不知刺激成何樣兒!

「你要扮演好父親的角色不是?一天到晚為孩子籌謀打算。」安安冷笑。「──『可是當中牽涉到一個小孩子的成長歷程』!嘿嘿!馬君齊,敢問一句:嬰兒一出生便是個私生子,沒有爸爸,被逼在單親的家庭成長……嘿嘿!這個,你又作何感想?」

一連串的「哼嘿哈呵」把君齊喚得心神煥散,滿眼金星之間,安安彷彿又說了許多許多的話,最後以一種既是無奈,也是堅決的語氣作出總結:

「唉,君齊,發生這樣的事情,你可別怪我,正如這麼的多年來,為你哭過鬧過,我也從來沒怪過你一樣!你是一個好人,與此同時,也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。我已想得一清二楚,幸福不靠自己爭取,難道就這樣永無止境的等待下去?就算我願意,女人的生理時鐘也經不起時間的考驗!我要把握機會給自己一個孩子,不管是否有人共同肩負教養的責任!是去是留,你有你自由選擇的權利,我的決定是:這個孩子我是要定了,我不想將來後悔!」

君齊當然知道安安的性子,愛恨分明,說得出做得到,所有的事情到了她手中,彷彿都變成一加一等於二一般的斬釘截鐵。然而,感情、恩情、親情,天下間又是否真有一條既定方程式可用來把資料整理編排?芳妮與囡囡的臉不住往他的心頭縈繞,安安哀傷怨恨的眼神在他的思海裡載浮載沉,不知名嬰兒的啼哭把一切提昇至一個惱人的尖銳局面,君齊的頭脹得有如一個地球的大小。

回到家中,一大一小兩隻行李箱整整齊齊地擺放在門口玄關的位置,芳妮穿戴停當,坐在客廳中央,專誠等著他回來說話。

「我和囡囡到加拿大媽媽那裡去。」面無表情地通知他。「文件已吩咐律師處理,準備好了以後,他會直接與你聯絡。」

君齊冒汗,一時之間回不過神來:

「文件?嗯,甚麼文件?」

芳妮抬起頭來,雙目閃出既堅決也絕望的神色:

「文件,離婚文件。君齊,如此下去,大家痛苦,不如來一招快刀斬亂麻,各走各路,還大家的自由。」

君齊一聽此話,焦急得如五雷轟頂,半晌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:

「芳……芳妮,妳,妳在說些甚麼?我……我們是……一……一家人……」

芳妮麻木,一顆心不會比演繹出來的語氣更不平靜──一輪狂風暴雨以後還可以坐下來心平氣和地侃侃而談,夫妻之間的感情關係,岌岌可危。

「家?」芳妮微笑,散漫乏力的目光,卻在一千里之外。「君齊,何必自欺欺人?這些日子以來,對你在外面的所作所為,我裝作不聞不問,已非一朝一夕的事情。心想做夫妻是一生一世的承諾,而一生一世,又是多麼多麼長的一段時間啊!當中出了一些紕漏,也屬可以原諒的小瑕疵吧……」

君齊點頭,心痛如絞,聽著芳妮把冗長迂迴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,當日的種種恩義,交雜著百般滋味湧現心頭,一息之間,千迴百轉,淚水在瞬間爬滿眼眶。

「可是,妳看。」芳妮無奈再續。「我再不信命,命運卻已然為我們作出了編排!事實證明,夫妻緣薄,已不是人力可以勉強挽救的事情。你在外面的一舉一動,我還可以佯作不知,然而這所房子是我和我的女兒與世無爭的安樂窩,你招惹了些甚麼人來著?竟然可以直闖到我的跟前來撒野!可見最守衛森嚴的防線已然失守,最後防的根據地經已蕩然無存。我一個人再死守下去,和賢慧、忠誠和包容已然無關,相反而所表現的,只是愚昧、懦弱、妄顧尊嚴,在孩子的面前,更加不是一種正確的榜樣──這個所謂『家』的單位共有三個人,為你,為我,為了囡囡也好,和平分手,各奔前程是最理智的做法。君齊,看在夫妻一場份上,就讓我們以最最成熟的態度來解決這件事,不要糾纏,不要勉強,不要鬧──我需要得到你的合作!」

君齊悽然,淚如雨下:

「芳妮,不,事情還有迴圜的餘地!不,請妳!請妳給我多一點時間!一點!只要多一點就好……」



(1之4) (2之4) (3之4) (4之4)

作者:夏漪林


有意見,話我知
姓名
電郵
 

 
【作者夏漪林】

夏漪林,神秘長髮女子,鍾情清風明月、太陽星宿,
以及天下間所有不能以金錢收購,
然而卻最是無價的東西。

諸如--
快樂,自由,勇敢光明的人生觀,
還有最是奢侈、
也最是動人,
人生在世,
可遇而不可求的……

兩情相悅,花好月圓。
 

 

Copyright (C) 2003 astropop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 幸福寶寶-星之宮殿 尊重智慧財產權 請勿任意轉載
Powered by AB Creative Depot Limited 二甲前座有限公司